登錄  |  注冊
當前位置:首頁 >物流資訊 >孰主孰客,跨界者的物流業務拼圖路
孰主孰客,跨界者的物流業務拼圖路
發布人: 管理員  發布時間: 2019-09-21  點擊: 1365

跨界這一行為本身就自帶熱點,無論是前兩年風靡一時的農夫山泉與網易云,還是小黃車ofo與小黃人的跨界營銷都賺足了眼球,如果說在這種營銷下,企業雙方的野心早已在用戶的狂歡中“淹沒”,但是放眼物流領域,跨界行為似乎來得更為直接——合作、投資、收購、自建,跨界企業用這些表達他們拓展物流版圖的野心。


電商的物流版圖


由于物流是各行各業不可缺少的環節,如電商,作為物流的“近親”,電商與物流一直保持著相輔相成的關系,早有互聯網電商興起帶動“通達系”電商快遞的逆勢生長,如今有供應鏈轉型方向的風向標,資金流、商流、物流、信息流四流合一,協同發展。


作為一家國際電商平臺,2005年之前,亞馬遜在全美只擁有3個配送中心,最近幾年,亞馬遜一直在布局物流基礎設施諸如倉儲分揀中心、配送中心,配送設施如飛機、無人送貨車等,這一系列頻繁布局的背后大多基于成本、效率考量。


正如摩根士丹利的尚克爾所言:亞馬遜每投遞一個包裹需支付8到9美元給UPS和聯邦快遞,而自己控制運輸流程至少可以節省數十億美元。除了成本控制和效率顯著優化,客戶體驗的提升也是一重大因素,自2019年6月,亞馬遜超過1000萬商品實現“一日達”,時效性的縮短可以大大提高客戶滿意度。


一般來講,電商平臺除了自建物流外,將快遞業務外包給第三方物流或搭建平臺也是較好的選擇。


拼多多在物流版圖的擴張野心在2019年3月就已“昭然若揭”——其推出的電子面單引發不小議論。2014年,菜鳥推出電子面單,革新紙質面單帶來的成本降低是肉眼可見的,但是物流鏈條的可視化,數據的持續積累卻是將來物流智能化“厚積薄發”的基礎。


所以,反觀拼多多推出的電子面單也不僅僅像其自身宣稱的“打擊刷單,提高用戶體驗”那么簡單。事實很快在2019年8月得到印證,拼多多第二季度財報發布,與之一起頒布的還有“新物流”技術平臺開發計劃,拼多多想要通過技術為商家和用戶提供解決方案。從2019年3月的“猶抱琵琶”到如今的高調布局,拼多多的物流擴張路延續了“輕資產”的風格,這一點與阿里菜鳥類似。


2011年1月,馬云就曾對外宣布阿里巴巴對外物流戰略:阿里巴巴進入物流,做現有民營物流企業不想做、不肯做,又不得不做的事情,永遠不能把別人飯碗捅了,這是做企業的原則。話剛落地不久,2013年5月,由阿里、三通一達等企業共同組建的社會化物流平臺——菜鳥成立,雖然外界一直有頗多阿里巴巴要控制物流快遞的猜測言論,但是阿里巴巴始終在物流邊界試探徘徊,2019年5月推出的自營落地配品牌“丹鳥”,也是意在跟菜鳥平臺形成協同效應。


正如中國物流學會特約研究員楊達卿在接受億歐物流采訪時表示,菜鳥網絡背后是一個開放性平臺,與拼多多的社交團購有相似性,或許拼多多的物流技術平臺與菜鳥網絡早期有相似性。菜鳥網絡目前已構筑了線上線下虛實一體的平臺,通過菜鳥聯盟及資本介入實現深度協同,并于螞蟻、天貓、高德等形成生態圈型的供應鏈平臺。


拓展物流業務,打造生態圈


為了與電商平臺形成協同效應,電商企業布局物流業務已變得稀松平常,但放眼2019年上半年物流領域的熱點新聞,平日里與物流看似“風馬牛不相及”的公司也在爭相布局,漸漸自成一個風口,或自建公司,或注冊商標,或成立物流中心,跨界公司有的干得風生水起,有的卻蕭條落寞,漸漸了無音信。下圖是最近兩年各個行業的公司物流業務布局。


f31fbe096b63f62425b6e4541a799ffd1b4ca345.jpeg


阿迪達斯算是布局物流業務較早的公司,2005年,阿迪達斯中國區第一家分銷配送中心——蘇州一號物流中心投入使用,天津物流中心則在2014年啟用。如今2019年建立的蘇州2號物流中心,貨品輸出容量為每小時超3萬件,可配送超過5000萬件服裝及運動裝備,未來,蘇州兩座物流中心將與天津物流中心一起,形成覆蓋整個中國大陸地區的物流網絡,從而能夠快速響應更隨機、更極速的消費需求。


修正藥業、加多寶、瓜子二手車都是采取成立物流公司這一措施,2018年12月,修正藥業集團間接控股修正快運股份有限公司,注冊資本10000萬人民幣。綜合型物流企業即旨在突破修正藥業集團原業務——醫藥物流類型的范圍,打造綜合型物流服務商。目前修正快運已推出極速、特快、普快這三款產品,首期網點規劃目標為自建分撥21個,小集轉61個,自有車輛直發215條線路。


2019年5月6日,加多寶成立大運通泰物流有限公司,注冊資本10000萬人民幣,經營范圍主要包括道路貨物運輸;倉儲服務(僅限通用倉儲);裝卸服務;物流技術開發等。據介紹,目前,一箱飲料的平均運輸成本為6元左右,這樣的物流成本能占到飲料企業的12%,自身成立物流公司,能夠降低成本40%。


2019年5月9日,瓜子二手車母公司新成立了車好多物流科技(天津)有限公司,注冊資本5000萬人民幣,其經驗范圍包括物流軟件開發、道路貨物運輸、物流分撥/配貨、物流信息咨詢、倉儲服務等業務。目前瓜子二手車推出“全國購”業務,而進軍物流領域,可以幫助瓜子二手車全國購業務開展,也進一步提升了其異地車輛流通效率,縮短異地車輛交付周期,提高交易頻次。


從上文可以看出,各大企業布局物流業務,基本都是出于降本增效這一主題,由于物流環節跟消費者體驗息息相關,把控好物流流程、增加在物流環節的“話語權”顯得尤為重要,此外,為了獲得極致的成本壓縮,企業也需要打造生態閉環,以獲得新的業務增長點、利潤點,同時,產業鏈條的打通也將倒逼企業完善業務結構。


2018年11月,騰訊遞交注冊商標“企鵝物流”的申請,這一舉動當時被各路媒體稱為“騰訊進軍物流企業,或成順豐、京東、菜鳥對手”,雖有“只承接內部業務”的低調澄清,但仍然阻擋不住外界的種種猜測,不過截至目前為止,企鵝物流商標申請仍處于待審核狀態,這頗有一種“雷聲大雨聲小”的架勢。


除此,小米快遞也有差不多的經歷。2019年7月,小米注冊快遞商標,7月底,小米公眾號上線運營,此平臺未直接涉獵物流運輸的倉、配、運等環節,而是以技術手段匹配推薦物流服務公司,由對應的物流服務公司提供上門寄件服務。在如今的供應鏈轉型方向下,小米要迎戰數字供應鏈競爭,數字化物流是其供應鏈上不可缺少的一環,小米需要抓住數據入口并構建融匯物流數據的供應鏈數據池,從而幫助企業描繪消費者畫像,建立消費拉動的數字化供應鏈的基石數據。


“生態圈”、“供應鏈”在各個行業都逐漸成為流行詞,在此背景下,跨界行為似乎也并不是一件“匪夷所思”的事,物流環節成本占據多,自建物流能夠在一定程度上節約后續外部運營成本。


同時,自己掌控物流環節,如根據自身服務客戶的具體情況推出時效性產品,能夠提升消費者體驗,此外,跨界進入物流領域能夠積累一定的用戶數據,商家描摹“用戶圖像”來了解用戶喜好,以此提高滿意度,同時,從企業角度來看,這也為后續的業務流程優化提供基礎。


跨界者攜重金,踏重步而來,在本就不太平的物流行業又掀起了幾分塵土,在這片領域未來孰主孰客,還需硬實力來證明。


  • 下載56城APP
    立即下載
  • 關注56城微信號
    隨時接收最新動態
  • 使用56城小程序
    無需安裝 觸手可及
使用前必讀 | 關于我們 | 法律聲明 | 聯系我們 | 投訴建議 | 物流專線 | 幫助中心 | 意見反饋
網站備案:魯ICP備13030713號 推薦分辨率1280*800以上
微信捕鱼提现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结果 金牛棋牌下载 爱玩棋牌官方棋牌 11选5线上计划 广西十一选五技巧 九乐棋牌下载安装 秒速飞艇开奖走势图 内蒙古11选5金彩子 美的股票 下载黑龙江十一选五